苦楼织布达

动物园在逃水豚

碳酸饮料【短完】



非独立小片段(算是bill and coo故事里穿插的一个小场合


.1

高考百天宣誓大会散场的时候边伯贤收获了高中生涯的第一次正式告白,说来也有点奇怪,明明平时在班里甚至是学校里都是有着绝对人气的存在,但是真的被告白好像还是第一次

大概是因为看起来实在是太不正经而让人产生这家伙可能是个花花公子的错觉吧?

不过……也没什么可开心的,边伯贤退后了半步好让自己的视线可以跟眼前的女班长对齐,场面一时有点尴尬,他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跟平时一样,笑着回问对方“压力太大来找我疏解一下吗?”

想象中的女方明白潜台词然后果断离开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反而对方还顺着边伯贤退后的半步又补了一步,“如果现在对我没感觉也没关系,试试交往一下怎么样,交往了以后可能就会有感觉了呢?”

屁啊!怎么还讨价还价上了!边伯贤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经过的其他同学有意无意投过来的好奇光波,想着这一时半会可能真还解决不了,被起哄倒是不怕,如果是被年长的同居人看到可就完蛋了,他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啊这里人太多,被他们盯的我后背都要出汗了,去教学楼后面吧?”

说完才意识到哪里奇怪,一个告白而已,自己为什么不干脆拒绝了啊

.2

本来是打算在高考结束后再说的,但是散场之后自己站在台上收拾刚才的宣誓词稿件,看见人群之中那个偷偷接完电话笑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男生就再也没法继续默默忍耐下去了

心脏因为这个混蛋像是被灌满了水,沉甸甸的全是无法说出来的爱意

把稿件直接丢给一旁的嘟同学,o深呼了口气向远处的边伯贤奋力跑去


.3

教学楼后面的花坛这次运气好的没有其他人在,边伯贤半靠在花坛边上,把刚才从自动贩卖机里买的碳酸饮料递给了o

“其实刚才说过来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我想着直接拒绝就好了,干吗还搞的这么复杂,可是,可是你看,我不想那么潦草的拒绝后让你回教室躲在练习册子里哭啼啼”

“你可以跟我试试,毕业就分手也没事啊,边伯贤我真的怀疑你没谈过恋爱”
或者是谈过上百次的恋爱

“我一直在谈的诶,大姐你不要凭想象判断他人好吧”易拉罐被打开的瞬间是二氧化碳争向爆破的声音,边伯贤猛喝了一口被激的眼泪都流出来“而且对方比我年长,已经工作很久了,我打算毕业就跟他去台湾领证,只跟你一个人说,算是交换”

o别过头认真地看向边伯贤,是跟平时见到的他非常不同的样子,隐藏不住的温柔跟闪闪发光的爱意,所有的嬉皮笑脸游刃有余插科打诨都不存在了

o是真的要哭出声来,她使劲抽鼻子问边伯贤“你那么大信心吗?不怕对方是因为喜欢小男孩才找你的吗”

“你这个角度还挺刁钻的??对方也没比我大多少,而且跟我比他才是个小孩”

“我见过那个人吗?”

“问题太多了吧o同学”
边伯贤喝光最后一口汽水准备结束这场莫名的告白“为了跟他在一起,我真的付出很多,所以不会看向其他人了,也不会像这次这样耐心的说这么多话了,因为憋太久也挺烦的,毕竟我有那么大个宝贝没法炫耀”

“所以跟喜欢你的人炫耀吗?混蛋家伙!”

啊?


.4

“哈哈哈哈笨蛋”金钟大窝在沙发上笑的生理盐水都要流出来,“想着好好让女生接受被拒绝的事实结果反而更糟了,边伯贤你情商是负的啊?……不过你说那么多不怕她跟踪你到我家门口吗!!!!!!”

到时候再偷拍一下,明天热门可能就会有【高中同性师生恋】这样的抓马话题了,金钟大差点一个白眼原地昏迷伸手就要去扯恋人的嘴巴“我要是因为这个失去工作怕是真的要去跳楼了!!!!”

“那我就跟你一起跳”临考生边伯贤错过金钟大伸过来的手把他揉进怀里“不会发生那种事的,你永远是最安全的”

突如其来的温情时刻就持续了几秒钟,边伯贤环着腰的手就摸到了金钟大睡裤里,“喂,之前可说过,你考完试之前……”

“我都要被学校榨干了,你再不给我点奖励第一个跳楼的可能就是我了,帮帮我吧?金老师”

脖子被身下的人吹的酥酥麻麻,金钟大咬牙告诉自己千万不能任由这小崽子放任自我,说是用手或者是嘴,但是到了high点自己都软成个烂泥了,怎么可能指望边伯贤来信守承诺

“不可以,不帮”拒绝速度可跟不上被边伯贤按在沙发上扒衣服的速度快,金钟大差点就要真的生气“我都说了……”

“我保证不到最后”

又是这种眼神,垂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己,让人想起被关在门外怯怯的小柯基,谁还能说出不字呢

金钟大放弃挣扎的把手拂过边伯贤毛茸茸的头发,移到沙发处好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明天周几”

小柯基眼睛一亮“周六,早读是朴老师数学测验”

“朴老师?那没关系,去床上吧”
金老师凑过去轻轻舔了舔边伯贤的鼻尖
“沙发真的要挤死我”


End+

朴老师:是数学不重要还是我不重要?这位同事请你说清楚一下!!

bill and coo



去年写了一半,结果电脑ger屁就把这个忘了,突然想起来又继续胡编乱造嘿嘿嘿




谈情说爱总比杀人浪漫


C1. 2016.11.29

聪明也不全是好处,比如说结婚三年,有些细节本可以就那么含糊过去告诉自己不过是想太多,身为男人不该如此敏感,可就是没有含糊过去。

看着同事朴灿烈吐地都要把头伸进马桶里,金钟大不耐烦的叹了口气走进去把人拉出来,再迎面兜过一大杯冰水,有点着急力气没掌控好差点把杯子都砸到对方的鼻子上,来不及看清从混沌到清醒的反应瞬间就听见男人的一声大叫
“我操!”朴灿烈用手抹了把脸骂得大声“我就是喝的有点急想吐,这他妈是干什么!”

“帮你醒醒脑子啊大爷,明天还要上班的,您可快点完事我要回家的啊”已婚男士金钟大见人清醒了,赶紧退后一步沉稳回应


“上个屁,看看这面镜子,看看你的头顶,都绿的反光了还他妈上班!”

“别趁机报复胡说八道啊,没事我就走了”这并不是什么有趣的玩笑,金钟大变了脸色,把杯子随便放在了盥洗台边“没事喊我来你家喝酒,屁事还没有,走了走了,明天我还有两科监考,不跟你废话了”

“累不累啊”

“朴老师可洗洗睡吧你”北方的城市11月末已是很冷的时候,金钟大走得急围巾都没带出来,出了小区门口心里把朴灿烈骂了三百遍,妈的明天我要是感冒了都让你代课!

缩着脖子低头一路小跑,还要小心前几日下过雪没化开的路面结冰,金钟大别别扭扭的跑的就像个课间操女学生,看见下一个路灯下的人影时候停脚已经来不及了,很熟悉的味道在鼻尖散开,对方抱住了自己

“老师这么冷的天还坚持夜跑吗?”边伯贤的手慢悠悠地从腰移到了脖子上,“还不带围巾,很冷吧”

操。金钟大猛的后退一步拉开距离,已经冻得有些僵直的脸实在是摆不出什么好看的表情“什么夜跑,刚从朴老师家出来,喝酒忘了看时间,怕老婆着急都忘了带围巾”白色的哈气瞬间都变不见,金钟大看着边伯贤把墨绿色的围巾摘下来递给自己,“那把我的这个系上吧,我年轻冻一冻没事儿的”

低头盯着这个围巾,脑子里不知怎么就冒出朴灿烈刚才的话,烦躁的摆摆手说算了,老师我一会就到家了,你这么晚出来干嘛?

“家里冰箱空了,实在太饿就出来想买点吃的”递围巾的手还悬在两人中间,看金钟大没有想动的意思边伯贤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没关系的啊,反正明天在学校也会见面不是吗,到时候还给我就好了”不再管对方是否真的想接受,边伯贤向前一步给金钟大系上了围巾,饶了三圈才算结束,金钟大半边脸埋在围巾后面全程一动不动,想把这个鬼东西剪烂,想让边伯贤这混蛋离自己远点,可最后什么反应也没有表现出来,边伯贤跟自己摆了摆手说“那么明天见,金老师”

这附近并没有便利店,你究竟,想跟我在哪里相见呢?边伯贤



2.

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学生搞在一起这种剧情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吗?

风言风语并不是突然开始流传的,装作听不见也不过是自欺欺人,金钟大把自己埋在壳子里,直到昨天被朴灿烈一锤子砸开,那些故意忽视的平时并不会特意关注的琐碎细节开始一点点呈现在自己脚下

“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小i比他大快十岁,我并不是说年纪大的女孩子不可以找比自己小的,可是她都已经结婚了!”金钟大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他跟朴灿烈拿着罐装咖啡,肩并肩坐在学校花坛的水泥台阶上“真他妈的是疯了”

“昨天说你还不信来着,怎么今天就这么确定了”

“昨天回家的时候,在我家小区对面马路边上看见那小子了”

“。。。。嗯???”朴灿烈眼睛都瞪大了,“这也他妈的太明目张胆了?当你是死人吗?这还不摊牌,你是想等他高考完了再说吗?你没病吧你”

“我没办法跟小i直接摊牌,边……”不愿提起名字一般的停顿了下后“太聪明,小i从小就是好奇那些新鲜东西,28岁结婚那么久了还像个小姑娘,喜欢出去玩喜欢交朋友”

一脚把地上的罐子踢飞,朴灿烈站起来附上了金钟大的肩膀“那不是出轨的理由,你他妈的就是怂了。你怕说开了小i跟你离婚,可是这本来就是不能容忍的事情,受害者反倒畏畏缩缩,拿出点男人的样子啊你”

“我跟她在一起快八年了。”实在不知道再说什么,想把自己埋进花坛里,眼泪不停地冒了出来

。。。。朴灿烈两眼一黑,这怎么还哭上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啊哥哥,赶紧说开了你们好聚好散。”

认识金钟大第五年,这是第一次见他哭,平时吵闹惯的性格,突然这样让朴灿烈也有点慌,没经历过这种事但是想了一下如果真的遇到了估计反应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朴灿烈抹了把鼻子道“算了,你现在这样也没脑子想那么多,我先去找姓边的那孩子说说吧”

事实上在确定朴灿烈离开后金钟大就没事了,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刚才的场面,就如同被逼迫着让自己给这荒谬的关系一个结果,而且必须是摊牌离婚不然没完,清楚自己的好友脾气,干脆利落且黑白分明,如果自己说出想要原谅小i的话对方不知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就如同被背叛的人其实是他而不是自己一样。

太热心了,让人讨厌的热心。

掏出手机找到小i那栏,金钟大揉了揉眼睛数到第八声嘟后,他听见话筒对面像是刚睡醒一样的轻柔声线“喂?”

以为自己打错了电话,重新确认了一遍后金钟大恨不得把手机丢出去,“你他妈的是谁?边伯贤?是你吗??”

“嘟——”第九声。

3.

评价一个人如何并不能拿他在极端愤怒下做出的事来判断,本来想直接开车回家的金钟大却在走出花坛的时候看到了愤怒源,对方像是不知三分钟前发生过什么一样,穿着白蓝相间的校服笑的一脸无辜。

操他妈的,操他妈的。金钟大脑子里就只有这四个字无尽循环,然后下一秒就冲了过去扑倒了边伯贤。

“耍人很好玩是吗?你他妈的到底想怎么样呢??操他妈的,你,到底想怎么样!?!”骑在对方身上的样子大概就像个会随时爆炸的怪物,金钟大掐着边伯贤的脖子喘着粗气问道。

“超疼的啊老师,什么我想怎么样?我去数学组补习的时候凑巧看到您妻子来找你,等了很久没等到你她就走了,手机落在办公桌都没注意到,我是拿来还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慢慢松开了手,金钟大一点点拉开身子“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老师跟朴老师躲在这里抽烟,我都知道的。”边伯贤摸了摸鼻子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少年顶着一张五彩斑斓的脸无所谓的冲金钟大笑着,两手从自己的鼻子移到了金钟大的脸上,很小心的捧着“你跟朴老师吵架了吗?”

。。。。我。。。。金钟大脱力的把脸埋在少年的手心里不去看他,“停下吧,边伯贤,我真的,太累了”

Tbc.

有关喝与一见钟情【4-5】





随便写,随便看,随时坑



4.


爱情是个可以提升个人价值感的东西,可金钟大还没来得及去深入体会自己到底金贵了几百块就一个脚滑给扣没了,而且正主别说打击报复了,连理都没理他就离开医院了,他把这事讲给勉哥听,对方专心于在衣服堆中找出他上周买的一双人字拖,连回应都是慢一拍的“人家没找你麻烦就不错了,这要是磕出个脑震荡,卖了你那小破房子都赔不起”

“那我就给他打工还,总比理都不理强吧?”

“你会个屁,而且那天我打电话叫去接人的那个看到了吗,能给他们家打工的都是什么级别的,就身高这一条你也不达标啊”找东西找的心烦意乱,连带着语气也跟抹了芥末一样,但金钟大并不在意,回应什么重要吗,他心知都解决不了问题,互相扯皮缓解一下才是主要的

接下来的事金钟大也没什么印象了,大概是金俊勉实在没在他的狗窝里翻出想要的,干脆放弃的摸去开了几瓶啤酒喝,就着不知名的背景音乐,喝的急醉的也快,两人躺在衣服堆里眯眼睛傻乐,金钟大问他怎么谈个恋爱这么困难呢,是不是改行还能减轻点难度,可是做个鸭子也没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吧?

金俊勉笑哈哈地去扒拉金钟大的眼睛,说你没事吧?觉得难以接受才是正常人,当谁都跟你哥哥我一样open吗?

后面的实在想不起来了,金钟大沉沉睡去,梦里好像是看到了16岁的自己,站在角落哭哭啼啼的瘦小男孩,并不想再多看一眼,他转身向反方向离开。


5.

再次看见边伯贤的时候已经过了小暑,金钟大难得接到一个不需要怎么卖力的“外务”,服务对象是个小自己两岁的社会人士,工作内容是假扮这哥们的男朋友,强行跟他家里人出柜

为了不让他们逼婚

看起来挺轻松的,但是怎么说。临走时候金俊勉有点担忧的跟他交代“不是什么普通家庭”

“那肯定的啊,普通家庭谁能花这么多钱找人就为了出个柜,有这钱干嘛不雇个女的啊?”
图什么呢,普通生活过得太舒坦为了找点刺激来换顿打吗?

见到人的时候金钟大脑袋里鞭炮都放了三百响,不为别的,为了这个叫吴世勋的人面相而放。
坐到了沙发上他赶紧给金俊勉发短信,内容言简意赅【这小哥真的是太好看了,发自内心的感谢,爱你勉哥】,也不管对方回复了什么,静音调好金钟大直起身子开始自我介绍“你好,金钟大”

对方愣了一下笑了出来,“我知道,不过我们两个现在是情侣,你该坐到我旁边来的。。算了,我坐过去吧”

清淡的海洋香气慢慢 慢慢的从耳边传来,吴世勋自然的拉过他的手握住开始慢慢交代“一会来的人是我哥跟我妈,我爸有工作没来,这还挺好的,不过我哥也挺麻烦的,他脾气一般来说还可以,不过出柜这事不能算一般范围内,他到时候要真是动手你就赶紧走”

“我不管你就直接走啊?”

“我俩加一起都不一定打的过他,你就临时工,工作内容也没挨打这项,不过公共场合他应该不能动手…唉,凡事没绝对,都得告诉你”吴世勋说到这脸色有点僵,缓了两秒继续道“其他的像是什么我的喜好,认识多久这些东西,suho在微信给你发过看了吧?”

“看了看了,我都记下来了”

“那成”也没多的废话,吴世勋看了看手表说“那到时候就见招拆招吧,顺利的话晚上我请你吃饭”

“不顺利的话怎么办?难道要改成报销医疗费吗????”习惯性的挨打应激反应让金钟大差点把手抽出来捂头,吴世勋以为他想跑赶紧握住了回他“不会不会,我哥就是有时候发脾气了控制不了,绿巨人你知道吗,他就是分得清人的绿巨人,不会打外人,但是对自己人下狠手,还挺吓人的,我怕到时候我得进医院”

“没事,到时候我拉着你一起跑,逃跑我还挺专业的”


说这话的时候,金钟大根本就没想到专业的前提是给你够时间去反应,吴世勋他哥来到咖啡厅的时候都没给他俩问好的时间,见面第一句是,你他妈还真敢带人来见我啊臭小子?

然后就是一个左勾拳

下一句是,幸亏没告诉妈对的时间,你真当你哥我是开寺庙的?让你这么随便胡来?

然后一把扯过金钟大,头碰头的撞了过去

“所以这就是你所谓的可以不让家里人逼婚的完美计划?”边伯贤戳了戳吴世勋的嘴脸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还学人出柜,我俩情况一样吗,你这孩子是不是加班加的脑子都傻了啊?”

吴世勋懒得理他,寻摸着这地上要是有洞他第一个蹦里面去,真他妈丢人丢到太爷爷家里去,还带上个无辜的,就地被自家哥给撞昏迷了,也不知道人怎么样,得赔多少钱啊?还有这个特意过来看笑话的边伯贤,这事真的够他跟姓朴的两个笑仨月了,妈的死了算了,要脸没用了。越想越崩溃,结果都没听到护士喊自己,边伯贤当他是还在头晕,冲护士挥手迎了过去

金钟大睁开眼看到边伯贤的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几个月前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人此刻弯腰看着自己,“小少爷,你醒啦?”

如果是做梦就别让我清醒,如果是真的……金钟大伸出手指头戳上了边伯贤的嘴边,这里还有颗痣喔。

不是假的,金钟大咧开嘴傻兮兮的笑了出来





-tbc


。。。。虎出场还没有兔多。。。。
转身赶紧跑路


有关喝与一见钟情




艾姆比无聊小短文


0

被边伯贤接回c市那天是正月初六,严格来算年还没过完,金钟大穿着个红艳艳的丝绒夹克扒着玻璃看外面,不知道何时下的雪现在还在街边上积着没化干净,混着尘土像是前几天早上吃的糯米豆沙饼。可能是没吃早饭就让人搬到车上了,他现在看什么都像是吃的,想拍拍前面开车的那个人也看看,但把手伸到边伯贤耳朵后边就停下了,算了,一会下车再看吧,开车不能分神。

1.

金钟大并不是没见过雪,仔细算算他来北方也快有七年了,十三岁时候被卖到a市的会馆,三年后在生日那天接待了第一个客人。

40岁左右的男人,穿着深蓝色的西服,领带大概是在一楼喝酒的时候被弄脏了,随便的塞在了裤子口袋里,金钟大紧张的快要发抖,他大概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知道逃不掉这第一回,然而该做点什么去接受这个事实却没有想好,男人把灯调暗后走到金钟大对面,就那么看着也不说话,过了好久他笑出声“还以为调教的很好了,可看到你这样的反应…真让我怀疑suho的话”

金钟大反应的快,知道客人是嫌弃自己的冷淡,怕他去找勉哥急得赶紧伸出手去抱他,可距离并不算近再加上半天没有动作整个人都有点僵了,一下从沙发上滚了下来把人咚地扑到了地上。

“第一次就这姿势,恐怕不可以吧?”

“我,我没,不是……”嘴都快瓢了,这怎么解释

也没再说其他的,客人伸出手把金钟大拉下身子,亲吻起来。

那次的性 爱缓慢而温柔,并没有其他人描述的那么多花样,扩张时候客人还趴在自己耳朵旁边说话,内容记不清了,只是痒,痒得金钟大不停的缩着脖子笑了出来,可进入时就没那么好玩了,金钟大疼的喊出声,想要跑也来不及了,客人把他的脸埋进枕头里前后进出,棉制物紧贴在他的脸上几乎窒息,只有下身的异物感让人真切感受到这并不是在玩闹,这就是开苞了,金钟大试图把脸露出来喘口气却只是换来更结实的摁压。

“别让我看见你的脸!”这是那天晚上客人说过最凶的一句话。

金钟大在蛮久之后才反应过来那句话的含义,十六岁的时候有人过生日可以吃蛋糕开party,而有的人则会因为眉眼嘴角长得像前者而被可以做自己父亲的人摁在床上干。



2.


金钟大待的会所很其他的有点不太一样,来的客人虽说有老有少,但是少爷们的年龄都是一水的十几二十多,他做的算久的所以也就无所谓业绩如何了

。。。好吧,也并不是无所谓,谁还没个事业瓶颈期。
金钟大今年25岁,相对于会所里其他上台可劈叉下台可扭跨的18.9岁的弟弟们确实不算小了,可干一行爱一行,习惯之后也就没那么有所谓了,他不是那么矫情的人,职业目标都规划好了,那就是是向管事儿的勉哥看齐,攒够钱以后自己也可以开个店,猛宰臭老头。

此刻金钟大照例在晚上开张前跑去了一楼吧台,两手支着脸看着台上声音尖锐的女人笑不出来,“那姑娘谁阿?唱的真搞笑”

兼职的调酒学徒是个小眼睛的女生,头也没抬的使劲晃着冰块大声回答道“边大的朋友还是女朋友的?昨天跟着来说想试试,今天就拿麦了,好听不好听的——”哗啦一下倒进杯里“勉哥还能拒绝吗?试试,我新学的”

手都摸到杯子边了让人拿走了,金钟大条件反射的抬头想看看是哪个孙子这么烦人,嘴还没张开呢心里就一个我操。这不边伯贤吗,怎么在这看见他了,旁边的学徒也有点懵,两人像是在看科幻电影的傻逼闺蜜组,谁也不说话但表情一个比一个戏多。

金钟大脑袋有点缺氧,也不知道说点什么,总该打个招呼的,管他来这干嘛的呢,反正金钟大知道自己想干嘛不就得了,可在这昏暗的空间里他直视着边伯贤微微眯起来的眼睛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了


金钟大第一次觉得这屋里的灯光实在是晃人眼睛,而自己也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你楞什么神呢你”边伯贤把手伸到金钟大眼前晃了晃笑道“你们这的少爷都这么呆啊?”

金钟大以前无聊的时候看过很多书,看完就忘扔到床底下吸潮落灰,这种不爱惜东西的行为导致他就算看过那么多的书也没积累多少,所以该怎么描述那一瞬间的感觉呢。总不会是喜欢上了吧,他有点沮丧,怎么偏得是这样的场景和身份,一点隐藏都做不了,干脆放弃思考了的金钟大噌地站起来就往边伯贤怀里冲“说谁呆呢你!这位朋友你是第!一!次!来!吗!”

草泥马的唱歌的,你突然这一嗓子害得老子也得跟着喊,这是调情还是打仗啊?

一旁的学徒则是直接把手里的冰桶扔了出去,看着如同突然癫痫发作的金钟大一个猛子把边伯贤扣在了地上

这他妈怎么回事?


3.


 


3.



“这位先生注意点素质啊,医院禁止吸烟”北方口音的护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但表情没跟上,吴世勋抬头看见对方的眼神后就赶紧把手里的烟扔地上踩了。


“看看你这败坏的道德品质,还给踩了,你想隔空气死人家小护士啊”边伯贤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脑袋缠了一层纱布活像吴世勋小侄子现在看的动画片里的反派笨蛋


“边哥哥你还行不行啊,头再晕的话估计就是脑震荡了,该住院住院,我真着急回家”


何止是着急,简直是后悔莫及,吴世勋好不容易捞到个没加班的礼拜三,狗链子还没给v哥系好就被suho一个电话移到了医院,活该自己得给边家打工,都他妈下了班可来可不来的事,怎么就选了来,什么事能有遛狗要紧?


还真有,那就是八卦。边伯贤也是灵,看吴世勋一脸的不耐烦立马站起身挎上了吴世勋的胳膊回道“住院就算了,我本来就想捧p姐个场,结果把自己脑袋都捧破了,还是被个小鸭子,真没脸跟他们说”


。。。。来的时候可没说是被店里的少爷砸的,这哥的取向越来越宽广了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估计就是想过来聊骚,结果脚滑绊我身上把我直接扣地上了,也算我倒霉”


“人呢?把你扣懵逼就跑了,结果还是金俊勉给你送来的?”吴世勋笑够了才开始问下文,想着今天也算是不亏,走路的步子都缓了下来


“你来的时候没看见人啊?吓得都抖,坐车时候使劲抓我手赔礼道歉,让我饶他一命,我又不是恶鬼,也是很夸张了”


俩人瞎扯着上了吴世勋的车,也没看见隔老远拎着大包小兜慰问品的金钟大,钥匙一拧就出了医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