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楼织布达

动物园在逃水豚

bill and coo【4】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的面前

4.

边伯贤下了车的瞬间就后悔了,他明白金钟大从始至终都把自己当成个小崽子,不管不顾一激就着的幼稚鬼,就算是他七岁就认识了金钟大,可中间相差的六岁差距也足以让金钟大拒绝以同样的角度来跟自己交谈。

可这并不是此刻让他变得丧气的最大原因,他只是不明白金钟大怎么就变成了这么具有攻击力的一个人。

现在才来想这种问题也确实有点晚了,从一开始在学校见到他的时候就该冲过去问清楚,而不是装模作样的演这种无聊的师生游戏。

“你怎么这么确定,如果一开始就去问他就会告诉你?”小i穿着黑色的裙子坐在边伯贤对面问道,她胡乱地翻着手里的菜单尽量让自己不去直视对方。

“我一开始跑到你面前说他不是直的时候你不也跟我坦白了吗?”

“哈?那是因为我当时以为你可以的”小i啪地把菜单合起来“结果你也就是个普通的青少年,怀揣着点自以为了不起的爱情横冲直撞,结果呢?”

结果就是变得更糟,金钟大这几个月每天晚上都要凌晨才会睡去,小i每天夜里都会习惯性的醒来走到对面卧室把台灯关上,她知道金钟大始终没有从高三时候的那场“意外”里走出来,他把真正的自己包在了壳子里,然后伪装出一切正常的样子来面对现在的生活。小i并没有办法去把金钟大拉出来,两个人从一开始的婚姻就是个合作关系而已,她疲于去应对相亲对象跟父母的无止境唠叨,可金钟大则是为了什么呢?

小i想不出来。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知道金钟大想要什么,她生来就不具备感受情欲与爱人的能力,也不知道真正的绝望跟爱情会是什么样子,她跟边伯贤面对面坐着,看着少年的眼睛亮如星辰且毫不示弱的样子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好吧,我不是真的想去指责你什么——”

“也许是我真的做错了,你指责也是应该的”柠檬水灌进嘴里的瞬间好像所有味蕾都被炸了个遍,边伯贤哇的吐了出来“我靠,怎么这么酸——”

深呼吸了一下,其实小i没有多紧张,她只是想给边伯贤一点铺垫“你听我说……”

是不是所有重大事件发生的前一刻主角们都在举办着party ,他们沉浸在一切能让自己快乐的事物跟人之中,不明所以的哈哈大笑,就像边伯贤曾以为自己会一直跟金钟大在一起的时候,夏季走到了尾声他拿着好不容易跟学姐借来的磁带兴冲冲地去找金钟大却扑了个空,之后也就是现在,他以为终于排除万难说服了家长让自己来到这个城市上学,并如愿见到了金钟大,他那么高兴啊,以为故事总算有了个好的结局——

可并不是的

“……你……有在听吗”小i挥手让服务员换了杯温水给边伯贤,男生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很多的情绪,除了一开始听到f这个名字时候突然握起的拳头。

把水杯推向对面的小i,边伯贤拿起手机准备离开“谢谢你……我可能一会要去找他,可以把钥匙借我一下吗?”


干脆的递了过去,小i拿不准边伯贤现在是什么状态,太过于克制的平静,后续会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上来,并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小i说道“那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如果可以帮到钟大的话”

“谢谢”

小i隔着厚厚的落地窗看着边伯贤远去的背景,就像在看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她心里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着这个人的,可天生情感缺失让她并没有办法去跟着这个人一起难过愤怒。

远处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冬季就这点好处,天黑的快,像是什么都能在这逐渐浓稠的夜里翻过篇儿一样。


5.


这次的边伯贤很不一样。金钟大甚至都忘了问他哪来的家里钥匙,两个人沉默地站在客厅里看着对方,最后是金钟大先认的输“好吧,小少爷,算我怕了你,过来坐吧”

那一瞬间柔软下来的金钟大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候,边伯贤错开了桌子走过去抱住了他。

“我不会再让你为难了,你再等等我,等我考完试等我读完大学,等我……”后面的话再说不下去,边伯贤心里难受的像针扎一样,这算不算晚啊,他这样知道一切还算不算太晚

没有回应,金钟大又开始没来由地轻微颤抖,跟上一次边伯贤抱住他提起f时候的场景一样,不过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边伯贤还什么都不知道。

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足够平静,慢慢的拍着边伯贤的后脑勺安慰“诶呀,怎么就知道了”

边伯贤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两个人如同刚刚吵过架又和好的寻常情侣,彼此抱着失而复得的爱人在这寂静长夜里沉默感慨。

“你不会是哭了吧?”金钟大抬了抬肩膀试探着问道

“我爱你啊”

“……哇,突然又——”

“金钟大,再等四年跟我结婚吧”

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笑了出来,金钟大眼睛都眯了起来“好啊。”


Tbc











按理来说普通人在少年时期受到的重大心理创伤会对日后的成长造成很大影响的,小金也不例外,爱情并不能战胜一切的。
所以【】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