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楼织布达

动物园在逃水豚

rose










为了“退休”而接的最后一单生意做的实在是不顺利,s狼狈的蹲在已经被毁掉一大半的花店外墙后面,突然就想起前辈在他刚入行时评价他的话“是聪明,但不够认真”


s当时觉得前辈这话实在太嘲讽,他以为大家是坐在研究室里画图表拿试管的科学家吗,拿枪用刀的粗暴行当,聪明这一点已经足够用了,那么认真做什么?


他当时表面谦虚说我还在学习,心里早就想着一会儿交了单要去哪里找快乐了,但现在他突然就有点明白前辈的话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之前他在这“圈子”里,出发前就有任务对象的身份背景跟需要注意的各种信息,他脑子不笨,做事又足够谨慎,杀人对他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就像伸手摘花,没人会去认真查看这花的下面是不是还藏着什么。



所以报应来了,s再支撑不住,他翻转过身,背靠着墙,看着自己被“花”刺的鲜血淋漓的手臂跟大腿,想着可真他妈的丧气,怎么就偏偏要这么搞老子。


疼痛让他听觉也变得模糊,耳鸣跟头晕夹杂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正坐在摆放着劣质音响的ktv里,喝多了的年轻爱人在他面前胡乱唱着五音不全的歌。


原来幻觉也跟着一起出现了,这种地方怎么会看到他的爱人,s握着枪慢慢弓下腰,把脸都埋在膝盖里,无法抑制的大笑起来,再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丧气的瞬间了,丧气到他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


他出发前以为自己是在为过去画上句号,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就像过去十几年里完成的每一次“单子”一样,他撇开还在熟睡中的爱人的刘海,百般柔情的吻了吻后悄声离开,现在一想这种所谓的孤独英雄主义实在是傻逼透顶,他一句话也没留的就离开了,并且再回不去,甚至连个全尸都不可能留下来,就像他们会对倒霉的目标所做的一样,那些有幸反杀成功的目标当然也不会给他们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不过也许这也挺好,s笑的眼泪都掉下来,比起让小爱人知道自己的死亡,他还是更希望他以为自己只是个薄情郎,伤心的话哭一哭也就算了,没什么忘不了的。


枪声全部停下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就变得非常清晰,s依旧在原地一动不动,随便是谁都好,他抬起头抹了把脸,冷静的把最后一颗子弹推上枪膛,随便来的这个人是谁都好,总要有一个陪葬的。


只是——


“原来你真的在这里,我还以为他们是骗我的”很熟悉的声音轻飘飘的从斜后方传过来,s不可置信的扭过了头


“他们催的要命,我都说我恋爱了不要再干,结果他们非说不想做一辈子鳏夫的话就一定要过来——”


“所以”s依旧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几个礼拜前还在家中厨房被自己舔过流过泪的眼睛的人,此刻挑着眉轻飘飘的捧着一把柯尔特走到他面前,这实在是过于戏剧性,沈脱力的松开手中的枪,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郑对这眼前的场面实在是意料之中,他走过去,慢慢的蹲下身来,握着枪的左手并没有丝毫松懈,只是一点点的把脸凑过去,像某种小动物,在s的脸上呼出带着点铁锈味道的气息,“所以你看,就像这样,不跟爱人报备行程的凄惨下场”


沈实在是再没有任何力气来抬起胳膊了,不然他一定要抓着郑的头发把他拉近到自己可以轻易亲吻到的距离。


郑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下一秒就快速的自己抽离开来,他眨眨眼,像是要开启第一场魔术表演的年轻艺人,把一直藏在背后的右手伸到了沈的面前


是一朵黄色的玫瑰。


“真的是够粗暴的,明明是家花店,被你们毁成这样,不过还行,也还是剩了这么一朵,不至于让我空手来救你”


你看我是如此的爱着你

标题(选填)















14年时候两个人冷战了整整一个夏天,从隔壁邻居家的小子参加高考到一切收拾妥当去上大学,塑料轮子的行李箱拖拉在楼梯间发出叮叮咣咣的碰撞声,y穿着背心裤衩站在窗台向下望,等到小孩走出楼道跟他大声打招呼“好好锻炼身体,好好学习”,也不在乎这样的形象是否太过潦草,就大大咧咧的冲人家笑,笑的小男生脸都红起来,回身摆手让y赶紧进屋,也没回上话就钻进了车

“都大学生了怎么还那么容易害羞”y只觉得好笑,像是想起什么,在那一瞬间也忘了他们在冷战,回过头笑嘻嘻的跟s搭上了话

年少一些的恋人并没有任何回应,九月初的暑气未消,s站起身啪的一声把空调关掉走出了屋子

三十秒后y举起手机看着里面的新进信息【不要每次都这样!不要每次都装无事发生!】

撇撇嘴把空调重新开启,都22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大气性

s有时候气急了也不是没想过干脆抱着这个人一起死了算了,他对自家这位年长的情人没有任何办法

是真的爱死了,也是真的恨死了






















磁铁




珉浩。
非现实。

不算文



_


两个王八蛋还没成为王八蛋的时候暗戳戳瞒着共同的朋友谈起了恋爱

年纪小面对这种情情爱爱难免心中充满了仪式感,第一次的牵手虽然记不得了但是第一次的亲吻和肌肤相亲可不得马虎

过后大了老了回忆起来才发现羞耻大于心动的时候早就来不及了,当时特意订了机票跑去日本赶个花火大会,人潮汹涌里两个人渺小的仿佛一松开彼此的手就会被冲散到天边再看不见,夏天的傍晚就算暑气有所消散温度也依然停留在27.8度,s被挤得昏头涨脑任由n拉着他向更好的位置移动,他心里有别的打算根本就无所谓什么花火火花,然而前方的人却没那么想,一心抱着既然来了总要好好看一看的想法拉着s

几次想要叫住对方都没张开口,算了,十几分钟的焰火,也是要看上几分钟的

到了差不多的位置后n满足的把另外一只手里拎的袋子放到地上扭头冲s笑“我们还挺幸运的”

“是你强行把幸运拉到身边的吧”吐槽总是习惯性,说完又觉得不该这么不给面子,s主动拧开水递过去“小心中暑”

那时候的s还是太小,17岁,会突然不好意思,会在怼完对方后赶紧装作不在意的又圆回来,会看见对方笑起来的圆润眼睛时候耳尖一红别过头去

但n全都明白,他笑嘻嘻地接过水咕嘟咕嘟的一通猛灌后随意的抹了把嘴角,然后又把手蹭到s的衣服上“我体质可比你好太多了,要小心中暑的人应该是你”蹭完觉得不过瘾又去捧s的脸,故意皱眉对着他吹气“s老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

天色早已暗下来,远处的灯光轻轻薄薄的覆在s的脸上,哪里看得出什么颜色,s心里明白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觉得眼前的人举起双手欠兮兮的样子像公园里甩尾巴傻笑的大型犬
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他眼里只有我


第一束花火升起绽开的时候n并没有看到,那之后很久经常被人们称赞的眼睛里在那一刻只有s慢慢靠近过来的样子,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_


我脑子里都是闹,就打了个n  我也是有毒

片段

















妹太适合发车了,又嗲又甜又娇憨,还很容易上当

被骗到床上时候生气要跑也跑不了,求饶也没用,因为疼而流泪时候要轻轻舔他的耳朵好好安抚,耍赖皮说不做了就搂住他说听话,你看我已经这样了,不做了我会很难受啊

妹总是心软,说可是太疼了啊!我在上面你试试啊!
说完往你怀里钻,头发毛茸茸的像个小狗,哼哼唧唧说王八蛋,偶尔也考虑一下我啊!

然后你心软了,说好吧,那我自己解决

场景很眼熟,起身其实是假装的,一只脚还没碰到拖鞋就感觉到被子里的小拇指被人握住了,你不要总是觉得我心软就装可怜相!以后你也自己解决的话那现在就去浴室吧

戏要做足,边老师忍住不偷笑转过身看妹,那怎么办
被子掀开也不做任何遮盖,握住妹的手放在自己的欲望之上,那你说说,怎么办

妹的手实在不大,在边老师的引导下缓慢的做起了抽插动作,我怎么感觉完全没有解决的意思啊?反而像是为了进入我而做的准备工作呢……

妹小声嘟囔,盯着边老师的下身有点感叹,你到底是怎么把……把它放在我……嗯……里面的啊

耳朵被舔的有点痒,妹歪着头笑出声音,诶,好痒

另一只手也被按住了都没发觉,只顾着笑,就像是寻常情侣之间的普通调情,场面又纯情又色情,这个人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危险呢?

边老师的尾巴悠然自得的一甩一甩,如果认真观察就会发现,妹早就在很久之前被圈进这狐狸尾巴里无处可逃了








————————








不算是文,睡前想起来一个片段





碳酸饮料【短完】



非独立小片段(算是bill and coo故事里穿插的一个小场合


.1

高考百天宣誓大会散场的时候边伯贤收获了高中生涯的第一次正式告白,说来也有点奇怪,明明平时在班里甚至是学校里都是有着绝对人气的存在,但是真的被告白好像还是第一次

大概是因为看起来实在是太不正经而让人产生这家伙可能是个花花公子的错觉吧?

不过……也没什么可开心的,边伯贤退后了半步好让自己的视线可以跟眼前的女班长对齐,场面一时有点尴尬,他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跟平时一样,笑着回问对方“压力太大来找我疏解一下吗?”

想象中的女方明白潜台词然后果断离开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反而对方还顺着边伯贤退后的半步又补了一步,“如果现在对我没感觉也没关系,试试交往一下怎么样,交往了以后可能就会有感觉了呢?”

屁啊!怎么还讨价还价上了!边伯贤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经过的其他同学有意无意投过来的好奇光波,想着这一时半会可能真还解决不了,被起哄倒是不怕,如果是被年长的同居人看到可就完蛋了,他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啊这里人太多,被他们盯的我后背都要出汗了,去教学楼后面吧?”

说完才意识到哪里奇怪,一个告白而已,自己为什么不干脆拒绝了啊

.2

本来是打算在高考结束后再说的,但是散场之后自己站在台上收拾刚才的宣誓词稿件,看见人群之中那个偷偷接完电话笑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男生就再也没法继续默默忍耐下去了

心脏因为这个混蛋像是被灌满了水,沉甸甸的全是无法说出来的爱意

把稿件直接丢给一旁的嘟同学,o深呼了口气向远处的边伯贤奋力跑去


.3

教学楼后面的花坛这次运气好的没有其他人在,边伯贤半靠在花坛边上,把刚才从自动贩卖机里买的碳酸饮料递给了o

“其实刚才说过来的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我想着直接拒绝就好了,干吗还搞的这么复杂,可是,可是你看,我不想那么潦草的拒绝后让你回教室躲在练习册子里哭啼啼”

“你可以跟我试试,毕业就分手也没事啊,边伯贤我真的怀疑你没谈过恋爱”
或者是谈过上百次的恋爱

“我一直在谈的诶,大姐你不要凭想象判断他人好吧”易拉罐被打开的瞬间是二氧化碳争向爆破的声音,边伯贤猛喝了一口被激的眼泪都流出来“而且对方比我年长,已经工作很久了,我打算毕业就跟他去台湾领证,只跟你一个人说,算是交换”

o别过头认真地看向边伯贤,是跟平时见到的他非常不同的样子,隐藏不住的温柔跟闪闪发光的爱意,所有的嬉皮笑脸游刃有余插科打诨都不存在了

o是真的要哭出声来,她使劲抽鼻子问边伯贤“你那么大信心吗?不怕对方是因为喜欢小男孩才找你的吗”

“你这个角度还挺刁钻的??对方也没比我大多少,而且跟我比他才是个小孩”

“我见过那个人吗?”

“问题太多了吧o同学”
边伯贤喝光最后一口汽水准备结束这场莫名的告白“为了跟他在一起,我真的付出很多,所以不会看向其他人了,也不会像这次这样耐心的说这么多话了,因为憋太久也挺烦的,毕竟我有那么大个宝贝没法炫耀”

“所以跟喜欢你的人炫耀吗?混蛋家伙!”

啊?


.4

“哈哈哈哈笨蛋”金钟大窝在沙发上笑的生理盐水都要流出来,“想着好好让女生接受被拒绝的事实结果反而更糟了,边伯贤你情商是负的啊?……不过你说那么多不怕她跟踪你到我家门口吗!!!!!!”

到时候再偷拍一下,明天热门可能就会有【高中同性师生恋】这样的抓马话题了,金钟大差点一个白眼原地昏迷伸手就要去扯恋人的嘴巴“我要是因为这个失去工作怕是真的要去跳楼了!!!!”

“那我就跟你一起跳”临考生边伯贤错过金钟大伸过来的手把他揉进怀里“不会发生那种事的,你永远是最安全的”

突如其来的温情时刻就持续了几秒钟,边伯贤环着腰的手就摸到了金钟大睡裤里,“喂,之前可说过,你考完试之前……”

“我都要被学校榨干了,你再不给我点奖励第一个跳楼的可能就是我了,帮帮我吧?金老师”

脖子被身下的人吹的酥酥麻麻,金钟大咬牙告诉自己千万不能任由这小崽子放任自我,说是用手或者是嘴,但是到了high点自己都软成个烂泥了,怎么可能指望边伯贤来信守承诺

“不可以,不帮”拒绝速度可跟不上被边伯贤按在沙发上扒衣服的速度快,金钟大差点就要真的生气“我都说了……”

“我保证不到最后”

又是这种眼神,垂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看向自己,让人想起被关在门外怯怯的小柯基,谁还能说出不字呢

金钟大放弃挣扎的把手拂过边伯贤毛茸茸的头发,移到沙发处好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明天周几”

小柯基眼睛一亮“周六,早读是朴老师数学测验”

“朴老师?那没关系,去床上吧”
金老师凑过去轻轻舔了舔边伯贤的鼻尖
“沙发真的要挤死我”


End+

朴老师:是数学不重要还是我不重要?这位同事请你说清楚一下!!

有关脱单人员kjd的二十件破事









1.唯一擅长的是唱歌但拼命想去做演技派
2.能活下来全靠自家大哥(但不自知)
3.虽然草包但热衷装逼
4.不哭单纯是因为生理原因(泪腺非常不发达)
4.小时候因为两个哥的原因被喊过一段时间倩妹,导致长大后对粉色有执着心(但不表现,暗戳戳的喜欢)
5.一直觉得自己可以打翻二十个小边助理
6.撒娇是天生自带的增值buff,并不喜欢但大多数时候真的就是无意识(并因此被bbh警告过无数次
7.“小边助理是真的想艹自己”是在被上之后的第二天才意识到的
8.不挑食,但也不喜欢bj【??】
9.处女座敏感这件事在自己身上完全没体现出来
10.喜欢小边助理
11.非常喜欢小边助理
12.发现自己真的不擅长演戏之后一个人跑到kfc吃了三个全家桶,然后回家路上全吐小边助理车上了
13.之所以带个小字是因为两个人站一起自己毫无震慑力,试图靠称呼让自己感觉大一点
14.酒量很好,曾经试图灌醉小边助理top一把,结果因为毫无经验怕伤了他而错失良机
15.bbh他妈的竟然学过那么久的合气道,自己也竟然毫不知情
16.力气很小,饭量超大,唉
17.小时候经常欺负阿仁,后来全被他邻居小吴报复回来了
18.话痨,非常话痨,人前人后都是个话痨
19.bbh就他妈不是话痨,他就人前话痨,背后简直蜜汁霸道总裁画风,比自家大哥都可怕
20.至今不明白他看上自己哪点,可能是因为疯狂闪光的人格魅力吧,真是没办法哦

bill and coo【4】















长日尽处,我站在你的面前

4.

边伯贤下了车的瞬间就后悔了,他明白金钟大从始至终都把自己当成个小崽子,不管不顾一激就着的幼稚鬼,就算是他七岁就认识了金钟大,可中间相差的六岁差距也足以让金钟大拒绝以同样的角度来跟自己交谈。

可这并不是此刻让他变得丧气的最大原因,他只是不明白金钟大怎么就变成了这么具有攻击力的一个人。

现在才来想这种问题也确实有点晚了,从一开始在学校见到他的时候就该冲过去问清楚,而不是装模作样的演这种无聊的师生游戏。

“你怎么这么确定,如果一开始就去问他就会告诉你?”小i穿着黑色的裙子坐在边伯贤对面问道,她胡乱地翻着手里的菜单尽量让自己不去直视对方。

“我一开始跑到你面前说他不是直的时候你不也跟我坦白了吗?”

“哈?那是因为我当时以为你可以的”小i啪地把菜单合起来“结果你也就是个普通的青少年,怀揣着点自以为了不起的爱情横冲直撞,结果呢?”

结果就是变得更糟,金钟大这几个月每天晚上都要凌晨才会睡去,小i每天夜里都会习惯性的醒来走到对面卧室把台灯关上,她知道金钟大始终没有从高三时候的那场“意外”里走出来,他把真正的自己包在了壳子里,然后伪装出一切正常的样子来面对现在的生活。小i并没有办法去把金钟大拉出来,两个人从一开始的婚姻就是个合作关系而已,她疲于去应对相亲对象跟父母的无止境唠叨,可金钟大则是为了什么呢?

小i想不出来。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知道金钟大想要什么,她生来就不具备感受情欲与爱人的能力,也不知道真正的绝望跟爱情会是什么样子,她跟边伯贤面对面坐着,看着少年的眼睛亮如星辰且毫不示弱的样子终于还是败下阵来,“好吧,我不是真的想去指责你什么——”

“也许是我真的做错了,你指责也是应该的”柠檬水灌进嘴里的瞬间好像所有味蕾都被炸了个遍,边伯贤哇的吐了出来“我靠,怎么这么酸——”

深呼吸了一下,其实小i没有多紧张,她只是想给边伯贤一点铺垫“你听我说……”

是不是所有重大事件发生的前一刻主角们都在举办着party ,他们沉浸在一切能让自己快乐的事物跟人之中,不明所以的哈哈大笑,就像边伯贤曾以为自己会一直跟金钟大在一起的时候,夏季走到了尾声他拿着好不容易跟学姐借来的磁带兴冲冲地去找金钟大却扑了个空,之后也就是现在,他以为终于排除万难说服了家长让自己来到这个城市上学,并如愿见到了金钟大,他那么高兴啊,以为故事总算有了个好的结局——

可并不是的

“……你……有在听吗”小i挥手让服务员换了杯温水给边伯贤,男生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很多的情绪,除了一开始听到f这个名字时候突然握起的拳头。

把水杯推向对面的小i,边伯贤拿起手机准备离开“谢谢你……我可能一会要去找他,可以把钥匙借我一下吗?”


干脆的递了过去,小i拿不准边伯贤现在是什么状态,太过于克制的平静,后续会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上来,并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小i说道“那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如果可以帮到钟大的话”

“谢谢”

小i隔着厚厚的落地窗看着边伯贤远去的背景,就像在看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她心里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着这个人的,可天生情感缺失让她并没有办法去跟着这个人一起难过愤怒。

远处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冬季就这点好处,天黑的快,像是什么都能在这逐渐浓稠的夜里翻过篇儿一样。


5.


这次的边伯贤很不一样。金钟大甚至都忘了问他哪来的家里钥匙,两个人沉默地站在客厅里看着对方,最后是金钟大先认的输“好吧,小少爷,算我怕了你,过来坐吧”

那一瞬间柔软下来的金钟大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候,边伯贤错开了桌子走过去抱住了他。

“我不会再让你为难了,你再等等我,等我考完试等我读完大学,等我……”后面的话再说不下去,边伯贤心里难受的像针扎一样,这算不算晚啊,他这样知道一切还算不算太晚

没有回应,金钟大又开始没来由地轻微颤抖,跟上一次边伯贤抱住他提起f时候的场景一样,不过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边伯贤还什么都不知道。

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足够平静,慢慢的拍着边伯贤的后脑勺安慰“诶呀,怎么就知道了”

边伯贤不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两个人如同刚刚吵过架又和好的寻常情侣,彼此抱着失而复得的爱人在这寂静长夜里沉默感慨。

“你不会是哭了吧?”金钟大抬了抬肩膀试探着问道

“我爱你啊”

“……哇,突然又——”

“金钟大,再等四年跟我结婚吧”

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笑了出来,金钟大眼睛都眯了起来“好啊。”


Tbc











按理来说普通人在少年时期受到的重大心理创伤会对日后的成长造成很大影响的,小金也不例外,爱情并不能战胜一切的。
所以【】










边老师的口味是甜粽然后还得沾蜂蜜的,崽是不忌口但更喜欢肉粽的。
当然,最后决定权肯定在小队跟大哥那,他俩就负责在旁边拌嘴指责对方口味奇特,实际上那么软糯粘的食物他俩一个也吃不上。
晚上大哥看着买来后剩下一大堆的粽子差点发飙“不是说买来喜欢的口味能吃二十个吗?!!”
“不是我说的!”异口同声
听见动静从旁边冲过来想拉住大哥怕打孩子的小队看向他俩后也差点暴走“那也不至于两个人吃一个吧!!!”
“是他先抢我的!”再次一起说话
“那就一起挨揍吧”
“呜哇——!!哥欺负人啦——!!”